歡迎您訪問中華嬰童網

為什么孩子沒有責任感

2019-9-27 編輯:admin 閱讀次數:
  導讀:   題記:   如果一位父母說自己的孩子沒有責任感,我們完全可以首先檢查一下,他是否信任孩子。信任意味著依靠,意味著如果孩子不作為自己就會蒙受損害付出代價的情況下,自己還是完全的依靠孩子,而不是試探,而不是兩手準備甚至多手準備,在孩子出錯后依然相信孩子因...

  題記:

  如果一位父母說自己的孩子沒有責任感,我們完全可以首先檢查一下,他是否信任孩子。信任意味著依靠,意味著如果孩子不作為自己就會蒙受損害付出代價的情況下,自己還是完全的依靠孩子,而不是試探,而不是兩手準備甚至多手準備,在孩子出錯后依然相信孩子因此會做的更好,而非收回信任。

  信任的層次

  下嶗山時,大家開始嘗試盲走實驗。小智問我:老孟,信任我不?要不要試一試?本來這個環節在設計時我就想試一試,再加上小智有點激將味道的詢問,豈有不為之理?

  盲走,山路上的盲走,沒有拐杖,沒有肢體牽引,憑別人的話語提示來行動,考驗的是什么?有人寧愿說是膽量,但我覺得歸根結底是信任,是對別人的信任,以及對自己“對別人的信任”的信任。

  開始,我是有一種近乎本能的自我保護,當我的眼睛被眼罩遮住,當我的雙手不能幫上忙,我用自己的腳探路,立定的腳支撐身體,另一支腳成為作為盲人的“竹竿”前探。

  身邊小智的聲音響起:你看,你還是不相信別人!

  我覺得小智這樣說自己有點不公平,我認為自己當時的反應完全處于眼睛第一次被蒙住的人的自然反應。但我沒有說話,因為小智的聲音提醒了我應該依靠他、可以依靠他,也因為我已不是那么喜歡辯白。

  于是,我開始努力抑制自保的本能,讓自己的身體以別人的聲音為向導,讓我的腳從探路的“竹竿”變為行進的雙足。

  此乃信任的層次一。

  這樣走了一段之后,小智的聲音再次提出要求。

  “快點!怎么那么慢?”

  這個聲音在我的耳里,十分討厭,卻又是那么及時。我已經很努力了,但看來還可以更快一點。

  走快對于腿腳來講并不難,真正的考驗是毫不遲疑的相信引導人小智,而不是經過判斷和推理之后再信任;更多的信任引路人,也信任自己能夠很好的實踐引導人的指令。

  我如命而行,不僅是正常步伐,而且邁大步、加速。如同走在平坦的廣場上那樣放心,努力讓自己產生這樣的感覺:左邊的山坡只要不滑下去摔個生活不能自理就如同不存在,路旁的樹木只要不撞上就如同不存在,山路的崎嶇硌腳只要不使我跌倒就如同不存在,我相信我的引導人會讓這些統統得不存在。

  此乃信任層次二。

  這個時候,已經過去了不短的時間,大多家庭已經把眼罩交回,而依然堅持盲走體驗的家庭,也大部分被超過。我和小智的組合顯然是后來居上的。

  然而,就在這時候,就在我們取得了不小的成績、達成了一定的默契的時候,小智出現了一個失誤。是這樣的:

  當我大步快走的時候,我的事情倒是簡單的,只要有足夠的信任,走了三十多年腿腳完成這個并不困難;但是這對小智的要求就高了,因為我的速度快了,我的危險系數也大了。大概是他還不知道完成這個要求需要多大的注意力(抑或其他原因我沒問小智),總之他出現了一個疏忽,在一次下臺階的時候,他提醒的慢了些,我跌撞著別了好幾個臺階才算站穩。

  當時,我有點生氣,想這怎么可以疏忽呢?很快生氣被另一種情緒代替——害怕。別人的疏忽是難免的,山路卻是危險的,萬一自己從某個險要的地方跌下去……這可不是我想要的!這個時候我突然想一把把眼罩摘下來,意識到這不是鬧著玩的。

  可是我沒有。在我想剛才那樣想的時候,我的大腦也還有另外一種想法,這個危險瞬間,可以讓小智更警惕更小心,可以讓小智更值得信任。最后,這種想法占了上風。

  坦率地說,還有一種想法,有一種“生死有命、富貴在天”賭徒思想,像一個土匪一樣不相信自己隨便就死在一場戰斗中。(走!tmd, 老子就不信了就!)

  此乃信任層次三。

 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,我走了好久,超過了所有的人,走得越來越好,連小智也不停的表揚我。

  Ps1

  老實說,我這個人膽小如鼠、優柔寡斷,但是假如我認定的事情,我就是完全的認定,可能在別人以為的危險面前最從容不迫,在別人以為萬萬不可的時候十分果決。

  在這個過程中,我也曾猶豫和擔憂,怕那著名的“萬一”。但我很快打消了這個疑慮和擔憂。因為不必說小智是最經得信任的那類人,不必說小智和自己的同事關系以及私人關系,就算是小智是一個陌生人,我把自己的行止安危全交到他手上,他能害我嗎?敢害我嗎?縱然敢,他忍嗎?我不敢說沒有那個萬一,但我覺得那不是萬一,是億一,一旦危險指數降低到這個程度,我們就有足夠的理由來以安全對待了。

  而且,信任產生責任。完全的信任產生完整的責任。比如剛才的盲走,假如小智是一個陌生人,只要它是一個正常的陌生人,他就不僅僅不能害我而且不能棄我不管,假如山里只有我們兩個人,他一定會把我帶下山,讓我們有能力避開危險再放手。他會想,他依靠我,我不管沒人管,沒人管我就不能不管,我有能力幫助他,怎么能毫不作為,而把他一個人丟在危險的山里?

  而且,信任產生責任。完全的信任產生完整的責任。比如剛才的盲走,假如小智是一個陌生人,只要它是一個正常的陌生人,他就不僅僅不能害我而且不能棄我不管,假如山里只有我們兩個人,他一定會把我帶下山,讓我們有能力避開危險再放手。他會想,他依靠我,我不管沒人管,沒人管我就不能不管,我有能力幫助他,怎么能毫不作為,而把他一個人丟在危險的山里?

  而且,信任產生責任。完全的信任產生完整的責任。比如剛才的盲走,假如小智是一個陌生人,只要它是一個正常的陌生人,他就不僅僅不能害我而且不能棄我不管,假如山里只有我們兩個人,他一定會把我帶下山,讓我們有能力避開危險再放手。他會想,他依靠我,我不管沒人管,沒人管我就不能不管,我有能力幫助他,怎么能毫不作為,而把他一個人丟在危險的山里?

  如果一位父母說自己的孩子沒有責任感,我們完全可以首先檢查一下,他是否信任孩子。信任意味著依靠,意味著如果孩子不作為自己就會蒙受損害付出代價的情況下,自己還是完全的依靠孩子,而不是試探,而不是兩手準備甚至多手準備,在孩子出錯后依然相信孩子因此會做的更好,而非收回信任。

  Ps2

  本來下山很累的,下山的時候不累了。這看起來奇怪,其實很自然。因為危險比疲憊更能吸引人的注意。

  Ps3

  在自然的過程中,我們超越了一個又一個家庭,最后,只剩下一家。小智說:快點,老孟!超過他,看人家走得多快!

   我說:他走得快跟我有什么關系呀,他走他的,我走我的,我不需要比較和勝利,我現在很享受呀。

  小智無語。

  后來,我突然說,我現在想超過他們了。,

  于是加緊腳步,大約追了四五次,最后超過了他們。

  Ps4

  我走了很久大家開始注意我。

  在我前面的父母朋友說,哎呀,孟老師真可憐!

  在我后面的父母朋友說:哎呀,孟老師真棒!

  當別人說我可憐的時候,我沒覺得可憐,其實我挺享受的,不僅僅是新鮮,不僅是當你放心得把自己交給別人自己可以更省心,不僅是少了視覺也意味著減少干擾利于內心清靜,總之,他讓我感覺不錯。

  他別人說我真棒的時候,我沒覺得自己有什么特別,我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,顯然這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的。

  但是我沒回應,因為一個新“盲人”無暇他顧,假如我有余力講話,我會對他們說同樣的兩個字:謝謝!(文/孟遷)

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如有侵權,請您告知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

文章出自:中華嬰童網www.uchdvu.live,尊重版權是美德,轉載請保留原地址,感謝合作!

下一篇:沒有了!
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誠聘英才 | 友情鏈接 | 版權聲明 | 關于我們 | 網站地圖
中華嬰童網 - 中國孕嬰童行業最大、最權威的門戶網站 - 凱娜科技
中華嬰童網 中國孕嬰童行業最大的門戶網站 服務QQ:175529508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 @ 中華嬰童網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| 吉ICP備14005127號-2
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友上傳,如果無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權,請聯系本站,本站將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。
快乐甜品APP 足彩2串1 浙江福彩12选五能预测吗 江苏11选5开奖走势 51彩票网靠谱吗 好运彩35选7 内蒙古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qq彩票游戏 江西新时时彩论坛 福建十一选五人工计划 十块钱三样摆摊赚不赚钱 山东麻将吧 真人麻将手游 梭哈英文叫什么 安全有信誉棋牌游戏 3d组选遗漏统计 皇冠博导航现金网